“你不做个英雄,就很难是个正人君子。”
 
 

聂隐娘之外的唐人传奇(一)

电影《刺客聂隐娘》上映以来评论也算两极分化,我看了一些影评,不论褒贬,有的我认可,有的需赞说得好,有的我不太懂,有的大可一笑过。现在对影片本身的理解大约也尽了,没有时间再去一次影院,所以等日后下载了再重新欣赏,我想这是值得重新体会,也必有不同见解的的影片。
影片本身现在我只配谈谈纱幔啊羊啊,不值得多说。不过在影片之外,聂隐娘的文本以及《甘泽谣》中的许多故事也是相当有意思的。
《甘泽谣》以“春雨泽应,甘泽成谣”得名,书中不过八篇故事,却俱华美飘逸,因为电影的缘故我又重读一遍,顺手写一写觉得好的故事与段落。
《聂隐娘》的前一个故事,是懒残和尚。
懒残和尚因为行为懒散,以残羹剩饭为食而得名。彼时李泌避难南岳,于寺中读书,听懒残和尚诵经响彻山林,先凄婉而后喜悦,认定这指的是自己虽遭贬谪却将得复起,故上门拜访。懒残见李泌大诟,仰天唾骂“是将贼我”,李泌愈发恭敬礼拜,懒残和尚并不理会,只是从牛粪燃起的火堆中拿出一个芋头吃掉,良久方命李泌席地而坐,将剩下的一半芋头给他。李泌恭敬地接下后吃完,和尚对他说“慎勿多言,领取十年宰相。”
后来山间修路遇落石阻挡,十头牛拉不动,数百人推不动,懒残站上石头,石头却开始转动,盘旋着滚下去,声若雷霆,至此众人皆惊,将懒残和尚奉为至圣。
后寺外豺狼虎豹忽然成群,日有杀伤,懒残讨了根小竹竿,自言为众人驱兽,众人皆说既然大石可以推动,那么虎豹当然也能轻易制服。但懒残和尚一出门却被一只老虎叼走。
文末写道“懒残既去,虎亦绝踪。后李公果十年为相也。”
这个故事本来很像在寺庙的旅游景点前的小石碑上能看见的,但是却因为李泌的存在而不同。
寻常故事中的高僧是翩然而至,告知因果,又翩然而去,属于命运的宣告者,前来知会你命中必然发生之事。而李泌的因果却更像是自己强求过来的,文中提到李泌“情颇知音,能辨休戚”,故而在李泌上门拜访懒残之前,懒残诵经虽已经与李泌相关,但其本身依然仅仅是一个宣告者,李泌的际遇仅仅是其叙述中无意义的片段。但是李泌凭借自身对音律的敏感,警觉地发现懒残是窥破天机的存在,便上门拜访,可知他此时就是来求奇遇的。而懒残的反应也因此合理起来,他怒斥李泌,称其将要害死他了。因此可以猜想,李泌的拜访影响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影响了懒残的,懒残由此变成一个泄露天机之人。
而更值得玩味之处在于懒残在痛斥李泌之后,李泌不改恭敬,等待许久,懒残最终递给李泌半个吃剩的芋头,又命他,不要多说话,领取十年宰相。由“领取”可见,懒残并不如之前所猜想的,是一个命书的阅读者、宣告者,他其实已经有了书写改变一个人命运的能力。对比聂隐娘赠药刘昌裔之子,保其一年性命,懒残已然到了能够授予他人荣华富贵之境,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懒残高明如是,却未必不是顺时而为,毕竟李泌避难衡山之际,明皇与肃宗相继驾崩,继任的代宗本就与李泌有紧密联系,其得到复用是必然,而李泌自身的才能与求仙问道的行为也保护其身处政治中心却不为所伤。
不过,李泌的故事已与懒残无关,此后的懒残驱赶落石被尊为至圣,却又在驱兽时被叼走。回想其怒斥李泌的话,也许懒残驱赶落石正是为其离开铺垫,借驱石成名,得到众人的信任,留取至圣之名,因而换得驱兽的机会,而最终借驱兽离去。毕竟“懒残既去,虎亦绝踪”,书中并未直言懒残被老虎吃掉,只说了二者都消失,留下果然十年为相的李泌在红尘世间。
值得一提的是,懒残和尚的故事原本出于李泌之子李繁所写的《邺侯家传》。根据记载,李繁坐事下狱,知道将要死去,恐先人功业泯减,故向狱卒求得执笔书写先人传记。李繁在书中将李泌塑造为一个受神仙眷顾的聪敏儒士,回避了其政治力量,保护了李泌不会在死后还受到子孙罪过牵连。因此在原书故事中,懒残僧并非如此神乎其神的,其怒斥李泌只是因为担心李泌偷吃他的芋头,出现在李泌的命运中只为送来一段因果。而几十年之后,经过袁郊的修改润色,《甘泽谣》中的懒残和尚反客为主,成为故事主角,拥有了自己的命运与行为逻辑,红尘中的李泌,反而成为懒残的因。

04 Sep 2015
 
评论
 
热度(11)
© 鹿三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