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做个英雄,就很难是个正人君子。”
 
 

“ 这个来自艾伦图灵的理论,也许就是他一生之中做为普通人所知的、流传最为广泛的一部分。而关于他的其他部分呢,就好像未知的谜团。围观者们草率地说,图灵是一个著名数学家、是一个同性恋、他被政府审判之后吞下毒苹果自杀、苹果公司的标志就是为了纪念他。这一切或真或假,但始终不能改变的是,我们站在历史的帘幕之外远观他,却不能理解他,我们以为这是时间与距离使然,然而事实上,即使对于他最亲密的那些人而言,图灵的一生,依然是无法理解的、如谜语的一生。

  ……

 在审判结束的两年之后的1954年6月,没有任何明确理由地、图灵面向人生的大海,咬下沾染氰化物的苹果,在夜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像他喜爱而曾经反复吟诵过的台词那样——“让苹果浸满这汤,渗入沉睡与死亡。”

  他像白雪公主一样死去,咬下沾满毒汁的苹果,这毒药究竟是什么所酿成的,这战争和审判究竟给他带来什么,我们也许无从得知。但可以知道的是,图灵对于政府的危险之处不只在于他是个同性恋,而在于他像任何一位优秀知识分子一样,是一个把内心世界摆在公共社会之上的人,这些人所带来的神秘感正是政府无法控制他们而产生的危机感,在战争中,人们礼让他,而在1954年,他是潜在的邪恶。

  图灵的母亲始终不相信他死于自杀,而坚称他死于危险的实验意外,这句话在某种角度上是正确的,图灵的一生就是一场危险的实验,他同时吃下社会人与肉体的禁果,又试图保持自身的纯粹和简单。他的努力并不能把他带出社会的战场,他本想开口解释,到头却发现一无可说。

  在他死后,人们称他数学家、逻辑学家、密码学家、人工智能之父以及枉死的天才,人们要求政府向他道歉,要求女王对他进行赦免,人们竖起他的铜像以表纪念。但这一切他都没有机会再看到,没有机会看到这个逐渐变得宽容、宽容到或许足以忍受一颗脆弱羞涩却又古怪的大脑的世界。”

  之前一个读书活动的时候给的题目是历史与传记,那时候选的是图灵,公布得晚,太匆忙,资料都没找全,手头只有一本书,有的地方凭记忆就上了。

  发在LOFTER上的敢修改一下就拿出来讲,讲的则完全不能修改一下放上来。对自己要诚实得多,本着懂的人懂的心思一股脑倒出来。拿出去讲的,考虑受众和互动,还害怕夹带过多,实在写不得称心。

  主要的参考书是孙天齐翻译的《艾伦·图灵传》,GEB等参考书都是凭记忆和笔记引用的。

21 Nov 2014
 
评论
© 鹿三只 | Powered by LOFTER